德国飞行员被指蓄意坠机 曾患抑郁症却混过审查

发布时间:2015-05-10 16:04:02
德国飞行员被指蓄意坠机 曾患抑郁症却混过审查

德翼空难若确证系副驾驶蓄意所为,教训堪称惨重:航空业必须将飞行员心理素质置于更高的关注力度下,引入基因检测等更现代的测评手段。

德国之翼(简称“德翼”)航班空难,肇因仍是舆论关注的焦点。昨日法国总理瓦尔斯说,目前有足够材料证明德翼失事客机副驾驶安德烈亚斯·卢比茨的蓄意行为造成了飞机坠毁。德翼母公司汉莎航空公司也证实,卢比茨涉嫌故意降低飞行高度,导致飞机撞山。而患有抑郁症的卢比茨通过了有关审查,也让不少人讶异。

飞行员需要什么心理素质?

可以想见,若患抑郁症的卢比茨混过了心理评估,那汉莎公司对飞行员的管理无疑存在漏洞,尤其是对飞行员精神疾病的动态监控和及时探查上。

当今,世界上大部分职业都需要测评就业者的心理素质和性格类型。根据卢比茨的情况来看,对飞行员的心理素质要求当分为两类,即其在正常性格和心理测试中是否合格和被评定为适宜当飞行员;其次,对飞行员患了精神疾病(抑郁症)是否能及时测评、诊断和发现。

眼下国际上无论哪个航空公司招聘飞行员都有一系列的心理测试和培训,较早和较著名的是迈尔斯-布里格斯性格分类测评,后者又源于瑞士心理学家荣格的《心理类型》还有迈尔斯-布里格斯性格分类法(MBTI)。

飞行员的招飞和心理训练也有种种方法加以鉴别和实施。例如,要进行飞行员综合心理品质测试,也有人格评估系统测试,主要对人格特点进行揭示和描述,涉及情感或行为的非智力方面,其中常用的有卡氏16种人格因素测验(16PF);还有个人工作特性量表(PCI,美国航空心理学家Jensen针对现代民航多机组人员工作特性所设计而成的一套评价飞行员个体工作风格量表)及飞行品质自评与专家评判(《飞行品质自评问卷》和《飞行品质专家评判问卷》)等。

通过这些评估和后来培训,大体上能得出某个人的性格类型和心理素质是否可成为飞行员。其中,几种特质对于成为飞行员格外重要,如稳定性、实验性(探索或创新特质)、自律性、专业成就感和心理健康等。

此前卢比茨在位于德国不来梅市的汉莎飞行培训中心接受了培训并考核合格,还已执飞过18个月,这说明此前对其一般心理情况的评估和训练是合格或正常的。问题应该是出在后边。

航空业该如何测评飞行员心理

真正的问题是,汉莎并没有发现或测评出卢比茨的抑郁症,从而让其带病执飞,酿成惨剧。但得看到,测评和诊断一个人是否有精神疾病很困难,尤其是抑郁症。而且诊断和发现一个人是否有精神疾病与测评一个人的性格类型是两回事。

警方从卢比茨公寓的电脑里发现,卢比茨是位健身迷,患有抑郁症和疲劳综合征。这至少说明,卢比茨平时看起来很健康,但可能又善于掩盖自己的心理不健康。

另一方面,现阶段对抑郁症的诊断和测评也可能存在不足。对于抑郁症的评估通行的做法是用一些量表来测试。常用的抑郁类量表包括自评量表和他评量表。临床实践表明,这些量表都有些效果。但卢比茨没有被查出抑郁症,一是说明其掩饰较好,二是汉莎的测评或是走过场,或是没有请真正专业人员进行评估。事实证明,这种情况很可能存在。汉莎航空CEO斯波尔称,汉莎飞行员每年都会进行体检,但不是每年进行心理测试。尽管该公司有一套报告机制,员工可向公司报告自己或他人的心理问题而不受惩罚,但显然,该机制对卢比茨不管用。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目前的抑郁量表都或多或少有缺陷,不能完全评估一个人是否患抑郁。而且,评估一个人是否有抑郁并非只是做量表评估,而且要由精神科医生对其进行日常言行的观察和评估。

当然,科学发展到今天已经不能只凭量表、观察面貌和言行来诊断精神疾病了,而是要进行基因检测。最近由30个国家的208个研究机构刚刚完成的精神病学全基因组关联分析(GWAS)提示,精神疾病,如抑郁症、精神分裂症或双相情感障碍和自闭症等,需要结合基因检测才能更准确地诊断和发现。只有当外在的症状或表现、测评量表结果与基因检测相结合,才能为揭开人类心灵的黑洞投入更多的光亮。

航空安全,光重视外部原因不行,还得重视飞行员“心病”。德翼空难若确证系副驾驶蓄意所为,那教训堪称惨重:在航空业高速发展的当下,航空业必须将飞行员心理素质置于更高的关注力度下,应引入更现代的测评手段,真正防祸患于忽微。

□张田勘(学者)


友情链接

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新闻搜索源于互联网新闻网站和频道,系自动分类排列,本站不刊登或转载任何完整的新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