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滩踩踏事件还原:外滩100多万人 一平米6-7人

发布时间:2015-04-14 16:21:15
外滩踩踏事件还原:外滩100多万人 一平米6-7人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2014年12月31号夜里11点35分,上海市黄浦区外滩在群众自发进行的迎新年活动中发生拥挤踩踏事件,截至2015年1月1日11点,事件已造成36人死亡,13人重伤。受伤者中7人已康复出院,有40名伤员仍在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长征医院、瑞金医院接受救治。根据今天凌晨上海市政府新闻办公室发布的第一批32名遇难者名单,年龄最小的遇难者仅有12岁,最大的37岁。

  未雨绸缪固然重要,但其实让这个“雨”压根下不起来,也本来是能够做到的。今天我们要重点探讨的,是这次踩踏事件为什么会发生?它为什么会造成如此惨重的损失?

  昨晚,上海外滩陈毅广场的雕像处,草坪上静静躺着市民自发捐献的鲜花。鲜花旁,有人点上一圈蜡烛,围成“心”形,又有人群围外面,挡住了吹向蜡烛的风。

  市民:今天来都是献花,为他们祈祷,真是挺可惜的。

  市民:这些孩子也有父母,我们上海市民也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很心痛。

  上海市民袁女士就住在外滩附近,她每年都会在陈毅广场倒数跨年。她告诉记者,踩踏事故发生后,她试图运用急救知识挽救死伤者。

  袁女士:出事故了人挤人么,我就往后退,走到这步的时候就听到有人在喊,有没有人懂急救,可以救人。我现在走过去5分钟,当时走了20多分钟,已经围起来了。跟警察说,我会点急救知识,我要救一下人,警察还放我进去了。

  当晚,寒冷的冬夜中,自发救人的,并不止袁女士一人。

  袁女士:我看到的就有四五个。现场没有医生,我觉得能帮就帮一帮吧,就去救了。

  当晚外滩到底有多少人?有媒体称,据2009年外滩扩建的总工程师表示,外滩最多可以容纳30万人。外滩管理所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当晚人数远远超出预想。

  工作人员:昨天人特别多,昨天比前两年搞活动的时候人还多,都不可想象,怎么有这么多人,100多万人,整个外滩。

  昨天下午,黄浦分局指挥处指挥中心副指挥长蔡立新介绍,31日晚8点以后,外滩人流逐渐增加,外滩沿线人流量大,但基本能保持流动状态。晚11点30分左右,在陈毅广场附近发现人流异常活动,停滞不动,随即调动警力赶赴现场处置。蔡立新说,当晚人流量超过去年国庆当日。

  蔡立新:从实际的情况看,昨天的人流量和今年65周年人流量相比是超过的。

  一位姓周的学生说,当晚9点多,陈毅广场就已经非常拥挤了。

  目击者:从南京东路,走过来,9点多走的时候就感到人比较多,当时我就感到一种危险性,感到自己会不会死。因为别人挤得比较厉害,当时9点多的时候,就从南京东路往这边挤。

  外滩管理所的一位工作人员分析,正是高密度的人流对冲导致踩踏悲剧发生。

  工作人员:南京路,哗来了,整个一条路上全是人,上面的人多,人家也觉得上面挤想下来,最后在这个地方对冲。主要原因是超流量的人员对冲引起的。

  跨年夜当晚,很多人误以为仍有跨年灯光秀,为等待演出长时间滞留观景台。但实际情况是外滩并没有安排大型演出,蔡立新坦言,安保警力少于国庆期间。

  蔡立新:昨天没有活动,所以我们没有像国庆节那样安排警力。

  记者从外滩管理所了解到,因为没有市级大型活动,安保级别没上去,昨天相关部门是正常值班。

  外滩管理所:昨天晚上我们这里的城管协管都上班的,搞活动的那肯定级别时候不一样,要按照活动的警戒配备,标准不一样,昨天没活动。

  那么,在警力不够的情况下,相关部门是否启动了应急预案?黄浦分局蔡立新:

  蔡立新:预案一般来说,我们会针对一些特殊的区域制定,但是预案是一个比较原则的,是一个比较粗线条的规范,那么我们还会根据这个区域在哪个时间短,是不是有活动等一系列的情况来预备这些,在日常工作基础上的,增加一些备勤的力量和街面的秩序维护观察控制的力量。

  复旦大学博士后朱春霞在2004年的毕业论文中,曾结合中外踩踏事故研究指出:景点室内达到1㎡/人、室外达到0.75㎡/人,即要立即启动应急预案。多位现场人士告诉记者,当晚10点多,陈毅广场的人流密度就非常高了。

  市民张莫:十点一刻的时候,这边人已经很密了。

  记者:有多密?

  市民张莫:一个平米有六到七人。

  记者了解到,同样是跨年夜,北京国贸三期大楼原本要举行灯光秀跨年活动,但因现场人群过于密集,为避免发生意外,活动在11点20多分时被临时叫停。

  多位目击者告诉记者,跨年夜,距离上海外滩最近的南京路地铁并未像往年一样封闭,陈毅广场也没有采取分流措施。此前媒体关于灯光秀的热烈宣传,取消时很多人并不知道,诸多因素导致外滩人流激增,酿成悲剧。

  目前事件的原因还在调查中,不过我们已经可以梳理出如下几个问题。按照时间线,最先引发网友关注的就是有人在附近的楼上抛洒类似美金的游戏币,导致人群出现混乱。这至少是昨天一上午人们讨论的主题。当时,被挖出发过“抛撒美金”微博的26岁女子沈某曾表示,她和朋友没有撒钱,踩踏也不是他们造成的。针对这个说法,昨天夜里,上海警方公布了官方的调查结果称,监控视频显示,当晚23时47分至48分,距事件现场约60米的外滩18号附近有数十张疑似纸张从高空飘落,引发少数群众捡拾,未发现人群挤压。也就是说,夜里11点47分有人抛撒疑似美金,但12分钟前踩踏事件已经发生。因此,根据警方的调查结果,“抛洒美金导致踩踏事件”的说法不成立。

  另一个多次被提起的问题是,明明外滩取消了跨年活动,为什么还是有几十万人涌入了那里? 据当时在现场执勤的一线民警王强回忆,当时仍然不断有人问他活动什么时候开始。事实上,几百米外的外滩源确实有一处封闭的收取门票式的灯光秀,但不少外地游客并不知道外滩与外滩源并非同一地点。尽管有关方面事先通过微博等各种方式进行了“外滩没有任何跨年活动”的宣传,但显然宣传效果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多说一句,像刚才记者提到的北京国贸三期临时取消的灯光表演,在大肆宣传之后,又在半夜11点20分才通过工作人员现场喊话的方式通知取消,从当时现场的实际效果来看,不但完全无法阻止人员聚集,反而增长了人群的不满情绪。

  还有一个焦点问题是,而往年外滩有活动的时候,都会进行交通管制,这次警方为什么没对人群进行限流,允许这么多人涌入外滩?其实记者刚刚在采访中也点到了,由于外滩今年没有活动,因此这里在性质上跟普通的市政道路没有区别。车辆和行人都可以自由出入这个狭长地带,多条干道汇入这里,警方无权阻止游客来到一处开放的市政道路。尽管警方前后派出1200多名警力,这个规模可以处置一般情况下的大部分突发,但是1200人面对几十万人,无论如何不能说是“一般情况”。对于这种情况的预估,显然应该更加充分。

  海恩法则指出:“每一起严重事故的背后,必然有29次轻微事故和300起未遂先兆以及100起事故隐患。”不论是不通达的信息传递,还是人群规模的暴涨,都不是在一瞬间完成的,这个过程中出现的无数危险信号,并没有得到足够重视。而重大伤亡出现后,急救车根本开不进现场,这样不论多周密的应急预案都是纸上谈兵。这也暴露出我们长期以来在应急演练、安全教育等方面的缺失。

  上海作为一个城市管理和危机处置水平都位居全国前列的城市,仍然难以充分预料并从容处置这样让人难以想象的庞大人群的力量,不但让人感到特大城市的压力,更让所有人、所有城市都不禁深思。当然,我们也要看到那些在急救车被人海阻隔时,自发展开紧急救援的市民;新年之夜彻夜工作、从死神手中夺回生命的医生;竭尽全力维持现场秩序,又竭尽全力调查事件真相的民警和武警…… 悲剧已经发生,生者仍要前行。希望我们能真正从中吸取教训,才能算是没有白白承担这份悲哀。 (记者吴喆华)

  作者:吴喆华 (来源:中国广播网)
news.sohu.com false 中国新闻网 http://www.chinanews.com/gn/2015/01-02/6930093.shtml report 3631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2014年12月31号夜里11点35分,上海市黄浦区外滩在群众自发进行的迎新年活动中发生拥挤踩踏事件,截至2015年1月1日11点,
(责任编辑:UN654) 原标题:外滩踩踏事件还原:整个外滩100多万人 一平米6-7人

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新闻搜索源于互联网新闻网站和频道,系自动分类排列,本站不刊登或转载任何完整的新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