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茬”大学英语教材-搜狐教育

发布时间:2015-12-30 11:34:59
“找茬”大学英语教材-搜狐教育

  “找茬”大学英语教材

  晨雾 / 转帖

  ■华商报记者 郭魂强 文/图

  

  两年前,北京林业大学英语教师、博士施兵偶然发现一本大学英语教材出错。本应示范的教材,结果却出现了失范的差错,怎么能用来教学生呢?之后,他开始给大学英语教材“找茬”,翻阅了近100本大学英语教材和相关书籍,发现问题的确不少。今年5月和9月,他的《大学英语教材质量分析报告》分别直谏国家教育部和中纪委。

  2015年10月23日,教育部回复:已经将此质量分析报告下发相关出版社,正在起草十三五教材建设指导意见,规范“谁都能编教材”的现状。

  大学英语教材差错多 教师实名举报至教育部

  “无论得罪行内多少人,我都在所不惜,为了全国大学生的利益,即使冒着被学校开除、解聘的危险,这事也得有人去做……”提起自己眼下的境况,北京林业大学英语老师施兵博士,瞪大了双眼,坚毅地说。

  大学课堂上,施兵是一个和蔼幽默的老师,他曾提着螃蟹上英语课,用生动形象的创新教学吸引学生;在同事眼中,他严谨、认真,做事不留情面,“宁愿得罪前辈老师、领导以及同事,也绝不能让粗制滥造的教材坑害学生”。

  A “把挑刺的活儿当成课题在搞”

  2013年底,施兵在学校图书馆看书,随意找出一本英语读物,发现有语言错误。当时他并未特别在意,又翻了些英语教材,却发现不少问题。

  教学生学英语的书怎么能出错呢?施兵想知道情况有多严重,他一开始看的是普通大学英语教材,发现不少问题,后来再关注国家十一五、十二五规划教材、教育部推荐教材、教育部教学改革试点教材,情况还是如此。

  施兵感到震惊,开始有针对性地搜集教材,大多数是学校图书馆馆藏图书,还有一部分是陆陆续续从书店购回的。

  “到2014下半年,我找出了10套教材的问题,直到这时我心里才有谱,确实问题不小,如果能提交教育部门供决策参考,功德无量,我几乎是把这个挑刺的活儿当成课题在搞”。

  今年5月底,施兵的调研报告多次修改后寄送教育部,14天后,他接到教育部的电话说:“教育部领导高度关注,请将电子版本交给我们,以反馈下发给出版社并通知作者再版更正”。

  7月11日,他参加“北京市高校英语教师专业能力发展研讨班”,将此事告诉了研修班主讲专家??中国外语教育研究中心文秋芳教授,得到“你办事认真、提出的意见很仔细,你一定能为大学英语教学改革做出重要贡献”的评价。

  9月,全国大学陆续开学了,他再次向中纪委提交报告,反映教育管理部门、图书出版部门失察失职,希望中纪委加大对高校教学领域和图书出版领域的监督。他认为:这些编者拿着国家几十万的经费编书,错误百出,坑害学生,有违师德,单位不察甚至充耳不闻,必须得到监督。

  10月20日,他将此事告诉了自己的博士生导师陈国华。“你的举报材料我看了前面的一部分,绝大多数教材中确实是错误的,这让我震惊”。

  B 教育部示范教材竟然也大面积出错

  按照施兵的统计,目前大学英语领域的教科书,印着“教育部推荐教材”、“教育部教学改革示范教材”、“国家十五(十一五)规划教材”之类标识的,几乎每一本都出现错误,既有语言使用错误(涉及语法、词汇、翻译、课文注解、编写试题和提供答案等方面)、也有前后不一致出错、常识性出错、文字录入出错(包括拼写错误,首字母大小写不分,书名未用斜体,个别地方漏掉了单词)等错误。

  “其中南京师范大学、北京林业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山东师范大学等四所高校教材和北京大学的教辅最让我吃惊,与其声望严重不符。”

  施兵说。还有,辜正坤是北京大学资深教授,国内顶级英语专家,而其审订的《中国文化通览》各类错误竟多达26个。施兵认为,上述情况反映出的问题至少有三个:

  一是编者英文水平不够,出了错误自己意识不到,许多错误极其低级。许多错误本可以避免,但编者懒得查字典和语法书,责任心不强;

  二是编者业务不熟,许多知识点本来就是大学英语课程要求学生必须掌握的东西。“这些竟然也出错,只能说明要么编者不懂,要么教材主编者审订漫不经心”;

  第三,当下一些教材编著失范,有名的拿课题,找一帮学生甚至承包给他人编,自己只挂个名。“这也是一定程度上的学术腐败,应该引起足够重视”。

  C 北航教材现13处错误,含禁用词

  施兵还注意到,个别教材因为资料来源或者其他原因,出现了禁用词。

  比如大学英语选修课系列教材、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中英文化对比》,张乐兴主编(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副教授),李养龙(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主审,科学出版社2010年出版。第86页出现Formosa Oolong tea(福尔摩沙乌龙茶)。而“台湾乌龙茶”正确译文应为Taiwan Oolong Tea,国内企业在买买茶网站使用了这个正确译文,遗憾的是大学教材却错了。根据百度百科,历史上荷兰殖民者侵占宝岛台湾称其为“福尔摩沙”,由于该词带有殖民主义色彩在中国大陆官方场合(政府公文、媒体报道、大中学校)禁用。

  该教材共出现13处错误,其中语法错误5处、词汇使用错误3处、翻译错误1处、文字录入错误3处、政治错误1处。

  D 给自己学校编写的教材挑差错,三本挑出100多处

  施兵是北京林业大学英语教师。他发现自己所在的北京林业大学,2014年承接了教育部大学英语教学改革示范点项目,一套教材共三本书也出现大量错误(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其中《西方文化读本》、《中国古代社会与文化》、《中国当代社会与文化》各类错误累计超过100个。主要包括这几方面:

  一、词汇使用错误。英语中有些词汇由于拼写极其相似,极易混淆,需要在教师课堂上反复提醒学生注意。遗憾的是,这套教材总计出现10个错误,其中《西方文化读本》5个,其中《中国古代社会与文化》2个、《中国当代社会与文化》3个;

  二、语法应用错误。《西方文化读本》这类错误总计35个;

  三、疏于复查产生的低级错误。“同一个作者编写的材料,重要知识点前后不一致,出现穿帮,自己竟然没有发现”,施兵很惊讶。

  常识性错误。《西方文化读本》说“意大利诗人维吉尔出生于靠近意大利北部曼图亚的安第斯山脉(Andes)”,此处Andes应翻译为“安德斯村庄”,安第斯山脉在南美洲,不在意大利。

  攻打巴士底监狱的时间应为1789年,被错写成1879年(课文原文TheBastille fellin 1879)。

  “这套教材承担让中华优秀文化走出去的重任,然而关于中国文化方面的低级错误竟然也有。比如《中国古代社会与文化》第126页将二泉映月作者华彦钧(Hua Yanjiu)错写成了刘彦钧(Liu Yanjiu);《中国当代社会与文化》第88页将江苏省苏州市错写成了浙江省苏州市(Suzhou,Zhejiang Prov-ince)。

  其他差错包括,对照课文编写的课后练习(含答案)出错;文字录入错误,包括拼写错误,书名未用斜体,个别地方漏掉了单词等。《西方文化读本》错误数量最多,接近60个。

  “即使是号称中国一流大学的北京大学也错了不少”,该校英语系主编《最新大学英语四级考试36天过关》(科技文献出版社2004年出版)错误最多。按施兵的统计,文字录入错误15个,语言错误12个。

  另外,大学英语方面的辅导书,是大学生巩固课堂所学内容的重要工具,主要以四级试题集为主。这类书林林总总,数量很多,然而几乎都有错误。

  教育部回应:正起草指导意见 规范教材编著

  在反映给教育部半年之后的10月23日,施兵与教育部再次取得联系。电话中,教育部高教司人士称,正在起草指导意见,规范教材编著。以下是电话交谈摘录:

  施兵:我是北京林业大学施兵,今年5月份给教育部寄送《大学英语教材质量分析报告》,当时教育部确认收到了?

  高教司:是的,收到了。

  施兵:已经过去半年了,当时教育部明确告诉我已将存在的错误下发给出版社,并通知更正,作者有没有反馈呢?

  高教司:是的,但目前还没反馈,因为更正也得根据再版时间来确认,我们把您的质量分析报告给出版社了。

  施兵:对,这个我也知道了,出版社有人跟我说过。主要是我反映的这个情况是全国面上的,比较严重,所以我专门写了这样一个报告,报给教育部,我想问一下,部里有没有采取过什么措施?要把这个事在全国范围里督促一下。

  高教司:您那个是针对出版社出版的一些教材吧?

  施兵:实际上不是针对出版社的,有一个行业内的情况,书是出版社出的,实际上主要是编者,是大学和大学教师的问题,这是教育部门的事儿,不是出版部门的事。

  高教司:我明白了,您信里头附的那些错误我们已经返给出版社了,另外,您建议要加强质量管理?

  施兵:对,加强质量管理是教师,不是出版行业,虽然表面上是出版行业,其实是高校教师,是教材,因为我在大学工作我知道啊,这教材都是教师搞的。

  高教司:嗯,是这样的,教育部准备出台一个十三五教材建设的指导意见,在指导意见里对教材的质量问题进行规范、什么样的教师可以编教材,我们会有一些指导意见,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编教材。

  施兵:我跟你们反馈一个意见,现在是个人都能编书。

  高教司:现在教材已经市场化了,但选择什么样的教材,学校应该是有自主权更应该能把控的,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正在起草一个指导意见,正好您提出了这个质量分析报告,我们准备在指导意见里对学校提出要求。

  施兵:这个问题还是比较严重的。

  高教司:当然了,不光是大学英语教材,其他专业的教材都应该注意这个问题,教材质量的问题。

  施兵:《报告》也提到某些学校,诸如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所编教科书违法。

  高教司:具体处理情况,我们有具体同志在做,我看过你那个《报告》,我们是一项一项地在做这个工作。

  施兵:有些教科书编得质量太差,当事人拿着国家这么多的经费编得太差。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将台湾称为“福尔摩沙”严重违法。

  高教司:这个我查一下您的材料吧,咱们的《出版条例》有严格规定的。

  施兵:这是英语教材,英文版的没人注意。

  高教司:只要是正式出版物就应该看得出来的。

  施兵:对呀,现在问题是就没有人看得出来啊!

  高教司:这个肯定是要反馈的。

  施兵:一定要反馈到北京航空航天大学。

  高教司:这不光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问题,反馈给出版社,他就自然会反馈到学校的。

  高校英语教材差错举例

  采访中,施兵详细陈述了具体错误类型和代表教材,华商报记者也看到了10多本被他指出错误的英语教材。

  1.《大学英语精读》(董亚芬主编,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11版)其中《预备级-学生用书》第68页Physicalexercises[去掉s用单数形式]isthe best way to avoid gettingsick;

  2.《新编大学英语》(应慧兰编写,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12年)2012年新版第二册第 245页 Children'slives are in danger every timethey crossing this road。 状语从句由every time(when)……引导,crossing不能做谓语动词,应为cross或are crossing;

  3.《新视野大学英语》(郑树棠主编,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8年印刷)第二册第57页They organizes[去掉s]competitions with prizes forthe winner。

  4.《中英文化对比》(张乐兴主编,科学出版社2010年出版)第79页deli-cate procession [改为process-ing]in cooking(精心的菜肴加工过程)动词process有两个的名词形式processing(加工)procession(队伍);

  5.《大学英语综合教程4:学生自学辅导》(邱东林主编,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4年出版)第315页The feelingthat time sometimes crawls,sometimes flies can probably beaccounted[添加for,“解释”应该是account for] by the way wespend it;

  6.《中国文化通览》(杨敏主编,高等教育出版社2013年出版)第15页The unity and the interactionof yin and yang impeded the ev-er-changing world。中文:阴阳的对立统一和相互作用促成了世界上的千变万化。impede不是促成而是阻碍;

  7.《中国文化概况》(廖华英主编)第40页同时出现“三国演义”的英语译文,第一行是Romance of the ThreeKingdoms[注:有s]第五行却是Ro-mance of the Three Kingdom[注:没有s];

  8.《新视野大学英语》第三册第16页将organize写成orgarize 第60页将have to写成 have o《中国文化通览》第23页将compiled写成 com-plied 第54页将荀子英译文Xun Zi写成Xu Zi。

  信息来源:2015-11-09 《华商报》

  http://ehsb.hsw.cn/shtml/hsb/20151109/553526.shtml

  找茬”大学英语教材

  对话施兵:我是个教书的 不能睁眼说瞎话

  ■华商报记者 郭魂强 文/图

  

  10月11日,华商报记者在北京见到了施兵。他中等偏上的个子,肤色白净,鼻梁上架个大框眼镜,提了满满一袋子英语教科书。

  见面后,施兵呼啦往床上把书摊开,一股脑地指出书中存在的问题,他时而站起来说,“这本书最粗制滥造”,时而跪在地上,用笔狠狠地戳书中的错误,并愤愤地骂几句。

  施兵出生于上世纪70年代初,2009年7月,北京外国语大学博士研究生毕业,苏北人,性格耿直,对待学问专业精益求精,甚至是吹毛求疵。

  施兵说,《大学英语教材质量分析报告》其实是一篇给政府的咨询报告。

  既然号称教材质量是生命线,为何还会出错

  华商报:你怎么想起来做这个“大学英语教材质量分析报告”?

  施兵:准确地说,这是我教学创新的一个成果。2009年我开始尝试教学创新,2010年探索“中国红色英语系列”,将爱国主义教育素材,比如钓鱼岛的历史和现状、反分裂国家法等,引入大学英语教学。

  2011-2012年,我搞了个“课堂教学跟着搜狐新浪同步滚动”,将最新资讯引入大学英语教学,《新京报》曾以“大学老师将新闻热点带进课堂带螃蟹为学生提神”为题报道,学生也很欢迎。

  2013年我搞“社会常识和人生规劝”创新系列,将大学生身边的事与大学生相关的公共事件以及我的生活经历,引入大学英语教学,也很受欢迎。

  2014-2015年我搞“大学英语教材质量分析报告”,今年5月已将此报告提交教育部和中纪委。

  华商报:这份调研报告的源动力是什么?为何要实名举报?

  施兵:为了尽早揭露触目惊心的英语教材内幕以及行业现状吧。教育部一直强调教材质量是教学生命线,既然号称生命线,为何还会出错。

  不仅传统大学英语教科书(含教辅书)有问题,而且近几年快速兴起的旨在介绍弘扬优秀中国文化的新型大学英语教科书也有问题。

  实名举报,就是希望教育部看到此报告的真实性、准确性,以便于及时和我取得联系,我会提供整个调研过程。

  这不是某个人的问题,应该是体制问题

  华商报:我注意到,你也举报了你们学校承接的示范教材的错误?有压力吗?

  施兵:第一次给教育部的反映信,我本能地选择了隐瞒,毕竟是自己学院的领导、老师呀,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第二次反映,我如实写了我们学校教材的错误。

  一个原因是,这套教材“上上下下评价都不低”,给我的纠错反映造成巨大压力。我们学校承接的教育部教学改革示范点项目??《西方文化读本》、《中国古代社会与文化》、《中国当代社会与文化》这套教材已经“高大上”了。比如2014年4月,本校召集北京22所高校举办课程研讨会,教育部大学英语教改联络办公室主任曹晓英代表教育部参会,对教材高度评价。

  2014年下半年一次单位例会上,领导对大家说:上级领导对教材高度评价,奖励5万元。2015年5月,该套教材主编訾缨获得教育部宝钢优秀教师奖、北京林业大学教书育人标兵,而訾缨其人正是北京林业大学大学英语部主任。

  第二个原因,在单位面临的现实压力让我心有余悸。领导一次当面说,两次托人传话:我的聘期2014年已到期,现处于延期续聘状态,其余的话没说,让我自己想。还有不少人善意给我提醒,“你好我好大家好,何必较真得罪人?”但我是个教书的,总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吧。

  其实早在2012年,我们学校组织人编写《广东成人高教英语水平考试模拟试题》(对外经贸大学出版社),就已经出现教师基本功欠佳、做事粗糙不细致的问题,这些也是当前教材编著的全行业共性问题,2013年7月,我发现针对该书的网络举报后立即向本单位汇报,要求引以为戒。

  但遗憾的是,一年后的2014年,学校承接教育部教学改革示范点项目??《西方文化读本》、《中国古代社会与文化》、《中国当代社会与文化》,上述问题还是出现了。这时候我就想,这不是某个人的问题,应该是个体制问题。

  不合格教材,不亚于假冒伪劣产品

  华商报:两次实名给教育部乃至中纪委写反映信,是做了怎么样的思想斗争?

  施兵:是呀,内心斗争得很痛苦,很矛盾,我是一个老师,要讲师德,崇尚知识,尊重学生。

  但大学英语教科书出错甚至大面积出错,某些大学的教科书,如果严格按照图书差错率的规定,就是不合格产品,本不该进入课堂。

  在讲台上传道授业解惑本应是教师分内之事,然而不少学校用的教材都是自己的领导编的书,很多时候教师发现了,出于种种顾虑也不会提或者不好提。以错教人,性质比编书乱造还要严重,误人子弟,有违师德。

  据我了解,不敢得罪领导、害怕让领导没面子而选择对学生刻意隐瞒的情况很多,因此必须反映给教育部乃至中纪委,加大监督力度,查处违规违纪者。

  这份教材质量分析报告,真的是对事不对人

  华商报:你既要给学生上课,又要做质量分析报告,时间怎么分配的?

  施兵:这两年我一共检索了近100本各级各类英语教辅书籍,校订教材36本,正式列入质量分析报告共26本教辅,另外10本由于是一般院校编写未涉列。

  大体预估,我看完一本书大约花60小时,在单位每天除去上班,剩下时间都是看书,假期在家起早贪黑也在看书。

  妈妈对我颇有微词:“你每天看书看书看书,就是个看书,花那么多钱买书,你又当不了校长,何必呢?”

  家人、同事都不理解,但学生非常喜欢,他们给我力量,我必须严谨,对学生负责。

  这份教材质量分析报告,真的是对事不对人,提及国内众多高校和教师,对此我表示歉意,但我并非针对他们个人,许多人我根本就不认识,因此希望各位老师能够理解,我再次表示深深地歉意。

  华商报:你这么执着地去做,有没有想到后果,会不会被学校解聘或辞退?

  施兵:类似报告到目前为止没人做过。做这个事情,不可避免地要得罪一大批人,而且许多是行业内前辈学人,甚至是教育部大学英语指导委员会的专家成员。然而,目前现状触目惊心,政府主管部门又不知情,所以必须要做这个事,对得起广大学生,对得起专业。

  作为大学英语教师,我关注的对象不仅仅是我的讲台下的220个学生,而是全国大学生。即使为此被辞退,我也认为值了。

  我建议,教育部立即开展有针对性的师资职业培训、加大监管力度,成立全国教材抽检复查办公室之类的机构;对国家级规划教材、教育部推荐教材、教育部教学改革示范教材,更应从严要求,以维护教育部的声誉;出版社也应提高审订人员的英语水平,协助高校严把质量关。

  信息来源:2015-11-09 《华商报》

  http://ehsb.hsw.cn/shtml/hsb/20151109/553527.shtml

  晨雾点评:

  这个老师真的很了不起。敢于得罪那么多同业。需要魄力。

  ------------------------------------

  晨雾2016高考志愿填报公益讲座(简版)

  场次一:

  青华园高考志愿填报讲座

  时间和地点:

  2015年11月14日(周六) 上午9:00?12:00

  青华园教育 国图校区 西楼一层大厅

  预约电话:010-5601 9621

  讲座详细通知: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fe981c0102w5eq.html

  场次二:

  学大教育高考志愿填报讲座

  时间和地点:

  2015年11月15日 上午9:30

  2015年11月15日 下午14:00

  国安剧院

  预约电话:400-8583-400转8101

  讲座详细通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fe981c0102w5xm.html





上一篇:高三家长 请不要这样帮孩子减压-搜狐教育
下一篇:雅思考试如何夺七分?听说读写应该这样复习

随机推荐


火爆文章

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新闻搜索源于互联网新闻网站和频道,系自动分类排列,本站不刊登或转载任何完整的新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