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网站制作』纽约时报:贝佐斯太有钱不正常,他应

发布时间:2018-12-06 14:26:19
纽约时报:贝佐斯太有钱不正常,他应该让美国更公平

(原标题:Why Jeff Bezos Should Push for Nobody to Get as Rich as Jeff Bezos)

9月24日消息,亚马逊创始人、世界首富杰夫·贝佐斯该如何使用他的惊人财富呢?《纽约时报》知名科技专栏作家法哈德·曼约奥(Farhad Manjoo)撰文称,透过贝佐斯的巨额财富,可以看到科技行业的经济利益集中问题,同时也可以获得他该如何为世界解决财富集中问题方面的启发。他应该去推动政策改革,以使得科技驱动型经济的利益分配变得更加公平,实现一个没有人能够变得像现在的杰夫·贝佐斯这么富有的社会。

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亚马逊创始人、全球首富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苦恼一个棘手的问题:如何处置自己所有的钱。

在向Twitter粉丝征求慈善方面的建议一年多以后,贝佐斯和妻子麦肯齐(MacKenzie)上周宣布了一项初步计划。他们说,他们将向一个旨在解决无家可归问题和改善学前教育的新基金会捐赠20亿美元。据福布斯杂志估计,贝佐斯夫妇的总财富为1620亿美元,而该捐赠仅占其中很小的一部分,但该基金会的名字Bezos Day 1 Fund预示着未来他们还将会作出更多的捐赠。

贝佐斯应该如何花钱是一个好问题,但我们或许更应该先来谈谈另一个问题:他为什么这么有钱?他的财富故事在科技行业(其巨额财富的源泉)的经济结构和影响上能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启发?最重要的是,他的财富给他带来了什么责任——他怎么处置他的钱关我们事吗?

当然关我们事。

贝佐斯的惊人身价不仅仅是他自己的创造力的产物。它也是塑造全球经济的几股强大力量共同作用的产物。其一是数字技术带来的不平等影响,它降低了经营成本,为许多人带来了便利,但其直接经济效益只是归属于少数的超级明星企业以及它们的大股东。其二是劳动力和经济政策的影响,在美国,这些政策未能跟上由科技产业驱动的财富集中问题的发展,而且往往只会加剧这个问题。

一旦你明白了推动贝佐斯财富不断增长的那些力量,你就会知道有一种潜在的财富使用策略会胜过任何其它的策略。“我认为,他能用自己的钱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背叛自己的阶级。”新书《赢家通吃》(Winners Take All)的作者阿南德·吉里达拉达斯(Anand Giridharadas)说道。

在书中,吉里达拉达斯指出,超级富豪通过慈善事业改变世界的努力,往往会分散人们对地球的实际问题的注意力。吉里达拉达斯说,要真正解决这个世界的问题,贝佐斯就应该去推动政策改革,以使得科技驱动型经济的利益分配变得更加公平。

吉里达拉达斯称,“他应该致力于解决美国最深层的一些问题,牺牲我们这个时代的胜利者的利益——以牺牲他们发大财的机会为代价来改变现状。”

简单来说就是:杰夫·贝佐斯应该把他的巨额财富用于努力实现一个没有人能够变得像现在的杰夫·贝佐斯这么富有的社会。

亚马逊发言人拒绝就贝佐斯的慈善计划置评。

亚马逊的粉丝可能会对贝佐斯的财富同时代表着一种问题和一种责任的观点提出异议。毕竟,现年54岁的贝佐斯是一位商业奇才。他的财富是以最典型的美国方式合法获得的:他有一个古怪的想法,他去进行尝试,在任何情况下都坚持做下去,极具耐心,深思熟虑,且富有远见卓识,经过艰苦的冒险,他缔造出了现代最具创新精神的公司之一。

但贝佐斯并不只是富可敌国。他变得空前富有——他的财富本身就说明了一个新的经济现实。

一年前,贝佐斯第一次呼吁公众提供慈善建议时,他的身价据估计只有800亿美元,在富豪榜上尴尬地屈居第二,位于比尔·盖茨(Bill Gates)之后。人们的慈善主意滚滚而来,但他的钱来得更快。随着亚马逊股价持续攀升,不断刷新新高,贝佐斯的财富超过了盖茨——并且继续攀升。

据《福布斯》杂志估计,杰夫·贝佐斯的总身价为1620亿美元。

今年4月,贝佐斯在接受采访时说,“我能想到的利用这么多资金的唯一方法就是,把我在亚马逊赚到的钱用于太空旅行领域。”

今年7月,贝佐斯的财富超过1500亿美元,创下纪录;即使算上通货膨胀,他也几乎肯定是现代历史上最富有的人。只有约翰·洛克菲勒(John D. Rockefeller)可能比他富有,前者的财富曾超过美国经济总量的2%。(贝佐斯需要再次将自己的财富翻一番,才能超过这一比例。)

贝佐斯的大部分财富都与亚马逊的股票有关,因此如果亚马逊倒闭的话,他很可能会损失数十亿美元。但如果他倒下了,很可能会有另一个超级富豪取代他的位置,因为财富的极端集中已经融入了现代科技经济的动态之中。

由科技驱动的企业往往受到一种被称为“网络效应”的经济概念的驱动,网络效应意味着一项服务的普及甚至会引发更大规模的普及。以亚马逊为例,它不断吸引更多的第三方卖家在其平台上销售商品——这反过来又使得它的平台变得更受顾客青睐,进而吸引更多的供应商,改善顾客体验,等于形成了一个无休止的良性循环。数字业务的特点还包括巨大的规模经济效应——亚马逊一次性地打造一个机器人助手,就能将其部署到每个人身上——这进一步巩固了利益的集中化。

“我们拥有的技术让我们能够为社会创造多得多的财富。”麻省理工学院数字经济项目主任埃里克·布林约尔松(Erik Brynjolfsson)说道,“但没有哪条经济法律规定这些利益将被平均分配——事实证明,一些人获得了大部分的利益,很多的人则被遗忘。”

但他指出,经济学并不是决定了一切。

“科技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这种财富集中,但由于科技让经济蛋糕变得更大,你可以同时让每个人都过上更好的生活——你可以让穷人过上更好的生活,也可以让富人过得更好——我们是否这么做则是一个政策问题。”他说。

正如安妮·洛雷(Annie Lowrey)上个月在《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上指出的那样,目前的经济政策倾向于让像贝佐斯这样的人受益,而不是让在他的仓库里工作的数十万人受益。其它的政策方面,亚马逊还从工会活动的减弱和最低工资标准中得益,通过为旗下仓库雇佣大批工人,亚马逊得以实现扩张。

亚马逊表示,其全职仓库员工平均每小时赚15美元(包括工资和其他的补偿);该公司还称,它为那些工人提供了全额福利,包括职业技能培训。15美元的时薪要高于其他的一些零售商,但低于美国家庭满足基本需求所需的基本生活工资。

哈佛大学经济学家劳伦斯·卡茨(Lawrence Katz)在谈到亚马逊和其他的一些高速发展的科技公司时指出:“它们没有为广大的个体提供过往常常与企业的成功联系在一起的那种高薪中产阶级工作。我们现在并没有像过去那样共享生产力效益。这可能比财富的集中更令人烦恼。”

贝佐斯如何能够通过慈善事业解决这些问题呢?吉里达拉达斯提出了一些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观点,其中包括强化工会、让教育费用平等化、增加最低工资法以及推动一个更加累进的税制。全球第二和第三富有的两个人盖茨和“股神”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均表示,他们应该缴纳更高的税费。

我个人觉得这些想法不太可能会成为现实;贝佐斯是一位富有远见的创新者,但他对近期的政治问题并不感兴趣。

另一方面,作为一名商人,贝佐斯最吸引人的品质是他的耐心和制造惊喜的能力。

“这是一个愿意长期挑战别人的想法的家伙。”吉里达拉达斯说,“如果他用同样的态度来对待如何给予捐赠的问题,那么他就有可能审问自己为什么我们需要这么多亿万富翁来拯救我们——我们能做些什么来构建一个不需要杰夫·贝佐斯来大力帮助我们的社会。”(乐邦)

推荐阅读/观看:武汉做网站公司 https://www.45qun.com


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新闻搜索源于互联网新闻网站和频道,系自动分类排列,本站不刊登或转载任何完整的新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