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多多黄峥:凭什么中国造了30年的东西还被叫山寨呢?

发布时间:2019-01-23 13:31:28
拼多多黄峥:凭什么中国造了30年的东西还被叫山寨呢?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讯)7月26日晚间拼多多在纳斯达克上市,股票暴涨40%,当大家还在慨叹其发展之快时。几天后,质疑拼多多货品和商业模式的网络舆论,一波接着一波席卷而来,很多人发现,自己的朋友圈已经被拼多多文章刷屏。

其中大多是关于假货和价值观的观察评论文章,拼多多到底怎么了,有人说,它是一面镜子,折射出中国最底层的贫瘠,看到平台上30多元的“进口奶粉”,异常揪心;也有人说,这就是淘宝的早期,在切实满足一部分人的需求,商业模式本身没有好坏。

面对纷至沓来的舆论攻击,7月31日早间,拼多多新闻发言人井然对外表示,善意的批评拼多多都会接受进行整改,但真相是正在受到罕见的波次网络舆情攻击,拼多多已经正在向国家互联网中心发起举报,详细材料在合适的时候也会向全社会公布。

井然表示,作为一个有着170万个商家入驻,数亿件商品,3.4亿消费者,年销售额超过2600多亿人民币的电商平台,网络上被传播和放大的这些不可能是全部的真相。“如果仅靠售卖山寨和假货而没有核心价值,相信任何一个电商平台都注定不会长久。”

其后,拼多多董事长兼CEO黄峥发布《坚持本分,即使是恶意的攻击,也要善意的解读》的全体员工信,他表示“一边倒的正面不是我们追求的,一边倒的负面也从来不是真实的拼多多。要坚持本分,面对质疑先求责于己,要拥抱公众和竞对的监督,忽略股价的波动,拿出钉钉子的精神,一个一个扎扎实实解决实际问题。”

在下午四点多,针对此次关于拼多多严重的“假货风波”,他接受了创业家&i黑马在内的媒体采访,具体回应了关于拼多多平台的假货和山寨产品问题,不同角色之间的利益和价值差别,和接下来拼多多要重点解决的问题方案和路径。黄峥说,人在短期利益面前容易摇摆,自己要像大禹治水一样,不能只靠堵,也要靠疏导,让整个环境往更好的方向走。

以下是黄峥答记者问,经创业家&i黑马编辑整理:

记者:拼多多在三年之内成为电商届的一匹黑马,有人总结说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在赚四五线屌丝的钱,不管是营销方式还是选品的切入角度,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从盈利角度看,这个模式是不是会更快把营收、利润做起来,当时你跟投资人说的时候,他们怎么想这个问题?这两天这么多风波,包括整个周末,你谈一下自己的感受和心情?

黄峥:上市当天,我也说过,我真不觉得这是什么五线、六线城市的问题。从拼多多公布的财报还可以看到,到现在我们还是亏损的,所以也谈不上赚这些人的钱。上市的时候有人质疑,说我们是不是要去割股民的韭菜?

很久之前,我们做了一个看似简单实际却很艰难的决定,就是我们全员的期权都是三年后才到期,也就是说这三年里,没有人能从股票市场套出来一分钱,整个公司现在也没有从老百姓手里赚过一分钱。

为什么要守三年呢?一方面,拼多多上市是业务的战略选择,确实是想把公司做得更好,并不是为了让谁能够快速套现。另一方面,也是希望通过上市让公司进一步规范化。今天的风波也是我在给股东的信里面就预料到的,只是它来的比我想象的要猛烈,自己也还没有准备好,它就来了。

记者:之前我们一直在关注打假的问题,你对平台上假货的态度是怎么样的?很多媒体提到可能没有那么多时间让拼多多去整改,你有没有一个时间点?希望取得怎样的成效?

黄峥:在假货这件事情上,我们的态度一直非常鲜明,特别认真地在处理,从来没有犹豫过。但是今天其实是把山寨问题和假货问题混在一起了,现在舆论把所有的商家问题都变成了假货问题。

我们确实看到很多,这几天不光是竞争对手,有各种各样的人都在对我们进行全面的监督,从长期来讲也是省了我们很多人力、物力的,因为都把问题找出来了,接下来的问题是我们怎么去逐步解决。

但同时,我自己看这些舆论,包括昨天在写给员工的信的时候,其实有一个强烈的意识,就是当有一堆问题出现的时候,我们自己也应该扎扎实实分清什么是消费者最关心的问题,而什么是被炒作的问题。

解决问题,从我的思路来讲,我觉得首先要分清楚事情的性质,有的是对错问题,有的是利益问题,这两个东西是不一样的。比方说像临期奶粉的问题,我觉得所有的媒体、和行业,包括拼多多在内,揪的都不够深。

比如某个奶粉还剩下一个半月要过期了,从规则上面来讲,它是OK的,但是我不是一个专业人士,到现在我也不能告诉所有人还剩一个半月就过期奶粉,跟还有一年半过期的奶粉相比,会不会增加食用的危险性,这是性质问题。

而且中国的父母对孩子的关切甚至远远超过自身的,作为平台,我们不能简简单单的说它是临期奶,是OK的,别的地方也在卖,所以我们也OK。这个问题被揪出来了,被提高到一个高度放在关注的目光下,我觉得是很好的事情。

另外有一些是利益问题,比如很多品牌本身有比较高的品牌溢价,它的实际生产成本可能是50块钱,但最终可能卖到200块钱,这样的商品如果出现了串货,没有遵从品牌商的规定,卖到了 150块钱,但是这个东西是真的,只是没有按照品牌商的要求,这是利益问题。

中国的法律相对模糊一些,小米在招股书里面写,他永远把利润定在5%,但是不是所有的品牌都是这样的。

如果一个品牌的空间高,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试图蹭流量,网上第一个说起的山寨案例是小米新品,虽然这类产品的量也不小,是一个大的产业带,但是什么康帅傅、雷碧、七匹狠……这些东西是没有的。

舆论给我造成困扰,或者让我难受的地方是在于当形成这么大规模的时候,其实最终很少有人在思考这是个定性的问题还是定量的问题,是黑白的问题还是利益的问题。从我个人角度来讲,我们一定要非常深入地去想每一个被指出来的问题,它的性质到底是什么,我们首先该抓的到底是什么。

我觉得和老百姓切身利益最相关的,最伤害老百姓利益的产品,是我们最应该先去做的。而且这个过程是钉钉子,是一步一步钉下去的。就像临期奶的问题,不可能说我们今天打一个标,提醒消费者,风险提示三遍,你还买就是你的责任,不是这样的。而是今天我们做了提示,明天我们应该再进一步推进下去,差一个半月的奶粉到底是不是安全,是否可靠,我们应该去深究。

比如说白牌电视机这种产品,我们要去引导这些想蹭流量,占别人便宜的品牌商,往别的方向去做。这个东西占了别人的便宜,长期对它自身来讲是不利的。一个厂商如果立志长远的话,它就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但是并不是所有的厂商都会想到,人在短期利益面前是会动摇的。

所以这件事情,我觉得要跟大禹治水一样,你不能只靠堵,也要靠疏导,因为这么多的面板在那里,这么多的工厂在那里,要给它一个好的环境,要把它往好的地方去引。

记者:刚刚你也讲到假货和山寨问题很难区分,就蹭不蹭流量和品牌名字的问题,以及关于整个中国制造业,拼多多怎么看?

黄峥:其实不同品类是不一样的,比如说纸巾、拖鞋、衣服等品类问题就非常少,因为这些品类都是非标品,品牌集中度较低。而电器品牌因为它的品牌集中度太高,所以这个问题才会更进一步凸显。

拼多多的主体品类肯定不是电器,否则我们的客单价在招股书上公布出来就不会那么低了,哪怕是山寨电器,一个电器也要几百块。我倒也不是说呼吁大家帮我们解决,我觉得更多的是探讨,针对白牌电视机这种东西,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出力去引导,如果品牌商足够大度,也应该能够去引导。

但是人们记品牌的时候,总是往上游品牌去记,小米公司没有叫红米公司,但是我们有对红米的需求,但所有的小米手机也不是小米自己全控生产的,有的是富士康生产,有的是其它工厂生产,但关键是为什么大家会担心这个品牌的问题,是因为白牌厂商,大家担心它缺乏品控,缺乏性价比的一致性。

所以我们作为平台来讲,当前的人力、物力是不够的,做这件事情肯定没有小米专业。所以当小米去做生态链投资,在各个领域改造的时候,其实是一个非常好的尝试,小米的出现一定程度上证明了,尤其是红米的出现证明了这个市场的巨大,红米比小米卖的还要多,就证明了这个巨大的市场。

因为雷军对这个产业了解的很深,所以他尝试做生态链,去赋能到那些本来要沦为山寨的厂商,通过他的努力,其实是做了很好的引导。而且市场上也需要多个红米,缺乏竞争也是很麻烦的一件事情。

所以从我们的角度来说还是要回到本原,看这件事情对消费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我是一个白牌电视机,我冒充别人的品牌,骗了消费者,误以为它就是创维,误以为它就是索尼,这个其实是欺骗,所以这种行为就相当于是假货。

我觉得应该引导这些厂商去做好的高性价比的产品,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讲,我甚至都不鼓励这些白牌厂商去买一个春兰牌,没有意义。

在中国这个问题是一个很庞大的链条,亚马逊80%的货都是从中国出去的,所以不管哪个行业都会有富余产能。在这个产品里蹭流量的现象就特别严重,因为品牌集中度特别高。

记者:在你看来,拼多多这个平台上假货问题严重不严重?它跟其它的平台相比,是更好一点还是怎样?我们治理假货的力度有多大?

黄峥:从销售比例上面来讲,能够被定义为假货的量肯定比媒体想象的要少。因为它很大程度上是由客单价决定的,40块钱的东西要做假也是有成本的,我也不想一定跟其它平台比。我认为平台确实应该有价值观,不应该鼓励山寨,鼓励你蹭流量,山寨的东西蹭了名牌的流量,好处不在平台,不在消费者,只是蹭流量的那个人得了便宜,我们没有拿到广告费,消费者也没有因此买到更便宜的电视机。

所以在这一点上,我觉得我们是没有好处,但是这个现象,我认为假货肯定比想象的少多了,但是山寨问题拼多多当前肯定是做的不够的。也不是请求大家多给我们时间,这个问题,在不同的品类,我觉得应该是要不同对待的。

记者:具体的措施是什么?

黄峥:我能理解大家的不满意。

我可以明确跟大家讲的是,如果我要排优先级,网上的舆情使我关注到了临期奶的问题,婴幼儿奶粉跟其它饮食不一样,它的可怕就在于小孩子感觉有问题也不会说出来,万一出问题,他连哭的力气都没有。

所以婴儿奶粉问题肯定我们首要去关注的,接下来,比如说电瓶车应该是排在电视机问题前面的,这些我们可能会形成一个机制,但现在还是很粗略的想法,绝对不能把电视机的问题和疫苗问题,奶粉问题混淆在一起说,这在我看来是不负责任的,是唯恐天下不乱的。

记者:我感觉拼多多不像一家中国企业,特别像一家国际企业的风格,可能跟你的职业领域或者教育背景有关,你是不是太信任技术的力量了,而忽视了商业带来的风险?第二个问题,我们有没有深入到产业,去推动一些品牌的发展?

黄峥:我们的企业风格确实跟同行里面其它公司不太一样,我们当然希望应用更多的技术和更多的数据来做,但作为一个电商平台,也必须有大量的人力,包括品控,相当于人要给机器输入价值观,机器也没办法分辨商标的相似度,至少从现在AI的科技来讲很难代替人的感受去做判断,包括买一个牌子过来贴标,这种事情机器是没有办法判断的。作为我们来讲也是旗帜鲜明,一定要努力去研究,人要在里面发挥主导性的作用。

第二个,我们的观点并不是说扶持单个公司,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说不太愿意平台去投资品牌。另外对消费者来讲,肯定是希望买到高性价比的东西,但这里缺乏一个好的机制,也就是说懂行的人不是很情愿去引导。

所以它的引导变成什么呢?能蹭一天是一天,今天蹭创维,明天蹭TCL的流量,我们的电器比重是很小的,但是既然这个问题被拎出来了,如果我要想做产业带引导,我肯定想的是日用品。

我以前也不太知道电视机这个产业非常细节的情况,但从逻辑上来讲,品牌商是很懂的,但是他从自身利益的角度来说并不是特别愿意,导致现在制造业的过剩产能,或者说溢出的产能要寻找出路,现在的导向就是蹭关键词,我们不应该鼓励它蹭关键词,应该鼓励它去创造自己的关键词。

记者:现在有舆论说拼多多上市导致中国打假倒退了多少年,你作为创始人怎么看这个现象?第二个问题,拼多多是以低价来和淘宝和京东这两家巨头竞争,随着电商的空间越来越小,我们怎么去开阔更多的生存空间?

黄峥:实际上如果你再挖深一点,拆开来看是两个问题,第一是假货问题,我们之前的治理是有一些效果的,并且随着平多多平台利益的上升,规则也在调整。如果你细心去看的话,消费者赔付金占整个品牌GMV的比例,虽然本来就很小,在飞速下降,因为当平台的力量越来越大之后,我们相对于商户有了越来越多的话语权,通过调位置,包括对你的评分、销量记录等这些手段原来没有用,现在都在用。

第二个问题是山寨问题。拼夕夕那篇文章的标题我是看到了,但是文章我没有读完,读标题给我的感觉有点像扣帽子,好像说上面的山寨品是因为拼多多才存在的一样,而且我们的改进,我觉得在一些量大的品类里面,其实是很明显的,如果你今天仔细去搜一下纸巾这个品类,我觉得拼多多对这个产业是有贡献的。

这种显著的山寨问题,其实以前没有什么关注,我们也做很多品类,只不过是上市引起了媒体的关注,一定程度上催促我们要全覆盖,并对这些东西都应该加快速度去推进。

包括电器品类,我觉得是危也是机,对于我们来讲,以前考虑也没有那么深入,比如说这里面的利益关系,本质上要把里面的利益关系给梳理清楚,使得有一个结构,大家都能顺,A打B,B打C,打了一圈,那个厂还在那儿,它不从这里卖也从其它地方卖,这个产能还在那边,没有实质性的改变。拼多多是不是在做产业升级的事,我们也不能说,毕竟我们是想先试一下,谈出一个方案来再跟大家汇报可能心里更有底一点。

记者:有没有一个大致的目标?

黄峥:只能说这两天很不成熟的,我们希望在未来一个月之内针对这个类目,能够有第一步的方案。但是我也在给员工的信里面讲,我们千万不要认为好像出了一个方案就彻底解决了,它要一锤一锤敲下去,要持续推进。

记者:在这一波舆论的大潮下,你是不是也有压力?你觉得是遭遇了黑公关吗?

黄峥:当然会。昨天我们的百度指数是上市时的4倍。

相关情况我们已经在上午发布过了,也正在向有关部门汇报这一情况。但就算是又怎么样呢?该解决的问题还是要解决。当群体的情绪上升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这个时候的网络舆情就已经非常情绪化了。

记者:是不是可以给大家提供一个时间表,这样可能更有说服力。

黄峥:我们首先做的事情是处理临期奶粉,而且这个问题我们会持续关注,也希望在短时间内针对各个行业和类目再出一些方案,这些方案应该会比现有的电商行业标准要更高。

记者:从上市到现在,平台的销售额有因为这些事情而下降吗?

黄峥:从这段时间来讲,在一定程度上是上升了,因为关注度变高了。

记者:你怎么看待舆情对于资本市场和股价的影响?

黄峥:没有一家公司像我们这样上市之后自己套牢三年的。

记者:我们现在不做天猫模式?这个模式对打击假货比较有效。

黄峥:我们不会做天猫模式,现在不做,以后也不会做,这个模式对我们来说行不通。我们不是不愿意用天猫模式来打击假货,等我们做了天猫模式还没来得及打假,可能我们就已经死了。所以得想一个其它的办法来做所谓的品牌升级。

记者:我们有哪些打击假货或者是让商家下架的标准或者举措吗?

黄峥:首先,消费者或品牌商投诉完了之后商品就会进入抽检流程,再随机抽消费者,让他买了这个东西,再让他寄回来,并且全程取证,然后送到第三方去检验,去认定它是不是假货,这件事情我们两年前就开始做了。其次,我们有一个公开的通道,你要是觉得被侵权了,就可以自己在这个链接里提交相关问题。

记者:为什么到现在,外界对拼多多有一个固有的印象,就是觉得拼多多的假货很多,除了舆论和竞争对手的推波助澜之外,你有思考过这个问题出在哪儿吗?

黄峥:从平台整体和规则的细化上面来说,存在很多细节问题。当媒体找问题的时候偏向于打开搜索入口,而搜索入口不是普通消费者的主场景,以前我们更多优化的是非搜索场景,因此对于搜索环境下的关键词优化,我们做的很不够。比如什么样的关键词该封掉,什么样的模糊匹配可以做等等。

记者:中国现在有很多中小型企业,他们有很好的生产能力,但是没有品牌运作的能力,所以他们喜欢傍一些品牌。他们在拼多多上卖的不一定是假货,但让很多人觉得是山寨,拼多多会不会因为舆论压力把这种算是傍名牌的产品清除出去?

黄峥:我们始终要站在消费者的角度,我在给员工的信里也讲了,我们还是要回归到消费者,考虑对消费者来说划不划算。

第一,比如某个品牌的品质是好的,那就变成一个IP争议诉讼问题,应该由IP争议诉讼的情况来解决,但是对于平台来讲,我们应该关注的是这个东西有没有骗人;第二,它的性价比怎么样?这个电视机如果是300块钱,它有没有安全问题,如果没有安全问题,这个300块钱,消费者觉得值不值,我们应该始终从这个角度去讲。不应该说我今天被骂惨了,我就消失了,明天不被骂,我们就又冒出来,那这就就变成炒股票了。

记者:因为假货问题,淘宝有一段时间在价值观上有一些动摇,现在它通过造物节等活动在改造形象,也达到了一些成效。因为淘宝、京东对杂牌假货的挤压,它们很多跑到拼多多这个平台上来,拼多多的压力是不是比他们更大?

黄峥:作为后来人,压力肯定是很大的,因为留给我们的时间也没有那么多。现在的思路也不太一样,品牌是一代一代的。在流量分散的今天,消费者每天看的东西也很离散。

今天在天猫上卖的很多是大牌,什么叫大牌呢?在中国人脑子里进口的都是大牌,但是这个看法应该要改变了,那是上一个时代的产物,凭什么中国造了30年的东西还被叫山寨呢?为什么中国的东西就不能叫大牌呢?

在电器领域里,只有少数品类的中国品牌在逐渐变成国际大牌。我觉得如果我们有点耐心,如果我们的品牌厂商和产业带头人有耐心,抱着锁三年的心态去做,这个牌子就一定可以做出来,而他们也就不会蹭现在的流量了,因为三年以后他们会发现现在蹭流量是吃亏的。

如果有一天他做出来的东西比创维要好,到时候他可以倒过来跟品牌商说你蹭我的流量,所以在这个方面,大家要有信心。

记者:拼多多为什么在三年中发展得这么快?

黄峥:投资人是明白这个道理的,所以股价才会涨,因为投资人中大部分已经看过比较多的商业模式,他们自己在买股票之前往往会做大量的调研,比如几千几万个消费者、商户的满意度,但是大部分媒体毕竟不像投资人那么仔细看数据做分析,看模式的演变,所以需要解释沟通的时间可能会大过投资人。而且那些投资人调研出来发现拼多多的媒体满意度和消费者满意度差异最大,淘宝是倒过来的,京东在中间。

至于发展这么快的原因,我觉得还是在于新的互动方式,首先是因为消费者行为发生了巨大改变,移动手机时代的消费者和PC年代的消费者,他们的行为是很不一样的,这也在呼唤着新模式的出现。

我们只是刚好做了一件契合这个大方向的事情,虽然它看起来有各种各样的矛盾,也很粗糙,但是它的底层逻辑是吻合大潮流的。这也是我在给员工的信里面讲的,我告诉他们要坚信我们的模式,因为是这个模式在推着我们前进,否则公司也不可能做到这么大的规模。

我们面对的人民群众、媒体,对于我们的评判和要求,其实跟10年前对新事物的要求是不一样的,给我们留下的空间也会更少,我觉得这是现在拼多多舆情的一个根本原因。

在商品方面,中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大家需求的差异非常大,拼多多跑出来,说明传统的国际品牌不能够覆盖中国的所有需求。中国的制造业基础是很好的,也许中国生产不出高精尖芯片,但是生产一双拖鞋、一卷纸巾肯定是绰绰有余的。

同样一双在中国产的拖鞋,到亚马逊去兜一圈,就得花五倍价钱才能海淘回来,大家觉得是名牌正品,觉得是消费升级,但是从我的价值观来讲,这不是消费升级,这种事情的发生是因为公众的认知和中国的实际情况是有脱节的,而这是没有道理的。

记者:有人说阿里是流量思维,那么拼多多是什么思维呢?

黄峥:之前的搜索功能暴露出了一些问题,在搜东西的时候,是另外一个场景下的物以类聚,而拼多多是人以群分的,人以群分的意思是你先把人、阶层给分开,虽然你有这个货物,但是对于不同圈层的人来说,需求是不一样的,这些人虽然生活在同一个物理空间,但是他们的维度是完全不同的。那什么时候才会打穿维度呢?就是你用拼多多搜索的时候。

记者:对于一个品牌来说,他们可能不会有这么多投诉,那为什么我们收到的投诉会更多呢?

黄峥:举个例子,假如我去开一个豆腐店,虽然我的豆腐是好的,但是我想要解决全行业的豆腐问题就很难了。如果你做了一个严选品牌,这个品牌的质量你是能保证的,但是你不能保证其他1000个在试图做这件事的人都能做好。

记者:作为经营企业的负责人,你的本分是不是就是让一个企业好好活着?

黄峥:不是这样的,平台和品牌在社会里面扮演的角色不一样,平台看的问题始终是能不能提升整个产业的效率和能力,而品牌商在想的是我如何比别人更好,只要我的问题解决了就可以了,别人的问题我不管,他们没有那么强的原生动力去解决其它问题,但是这种责任落到了我们的肩上,所以我们的路更难走。(来源:野草新消费)

推荐阅读/观看:武汉网站设计 https://www.homao.com.cn


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新闻搜索源于互联网新闻网站和频道,系自动分类排列,本站不刊登或转载任何完整的新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