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军网络战擅长打"人民战争" 网络空间

发布时间:2016-06-20 15:02:12
俄军网络战擅长打"人民战争" 网络空间成重要战场 原标题:俄军网络战,擅长打“人民战争”   信息化战争时代,制信息权是战争中首先要争夺的。网络战从软杀伤到物理摧毁,其实施隐蔽、精确、迅速、可控、成本低但回报高、攻防兼备,可与政治战、外交战、经济战、舆论战、心理战、法律战等非军事手段结合进行,能够获得传统军事手段难以取得的效果。   俄罗斯军队极为重视网络战,俄军将“网络突击”视作等同于火力突击的作战样式。2007年爱沙尼亚红军铜像事件、2008年俄罗斯-格鲁吉亚战争、2014年克里米亚和乌克兰东部地区危机以及2015年土耳其击落俄军战机事件,网络空间都是重要战场。   如今,网络空间是最重要的信息传播途径,互联互通的全球信息网络扩展了国家安全和利益的内涵、外延。俄罗斯非常重视信息安全以及与其密切相关的网络安全,认为社会稳定、公民权利、自由民主、秩序法制、国家财富、领土完整等,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信息和网络安全。   普京多次指出,信息资源和基础设施对政治和经济起决定性作用,对国家前途、利益和安全至关重要,必须做好准备应对信息威胁,提升对相关基础设施尤其是战略性设施的防护能力,信息战和网络战已被各国用于达成军事和政治目的,其威力甚至会大于常规武器。   俄新版《国家安全战略》提升网络战地位   俄新版《国家安全战略》认为,当今全球性大国之间的对抗,多采取“间接”路线,西方挑起俄国内政治动荡,激发社会矛盾,实施经济和金融制裁,支持分裂主义、民族主义、极端宗教主义和地方武装,网络是主要工具之一。   俄军更多的使用“信息战”这一术语。信息战内容包括情报和反情报、信息欺骗、电子战、通信干扰、导航战、心理战、计算机破坏战等。现代战争条件下,信息战能力是保证核威慑有效性、占据常规对抗优势的基础,而网络战能力是信息作战的核心。   通过大规模使用网络武器压制、干扰民用或军用的指挥、通讯体系,成为现代局部战争和武装冲突的重要内容。信息战不仅为各国军队使用,也被极端和恐怖主义组织广泛使用。   众所周知,俄罗斯实施“战略遏制”战略,并将“核遏制”置于“战略遏制”的最高优先权,这是基于自身实力和国际力量对比的现实选择,但同时俄罗斯也认为,在防止外部武装冲突中,核遏制并不总是有效的,而在防止国内冲突中,核遏制则完全无效。   近年来的多起局部战争和武装冲突呈现出的显著特征就是它们综合运用军事和非军事手段,大量采用信息对抗和网络攻防,以达成军事和政治目的。俄新版《军事学说》强调,提高“非核遏制”在“战略遏制”中的地位和作用,而信息战和网络战能力是非核遏制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北非和中东一些国家的“颜色革命”中,社交网络是暴乱组织和扩散的主要手段。“颜色革命”造成这些国家国内矛盾激化,升级为流血和武装冲突,导致政府垮台,进而损害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俄新版《军事学说》认为,在可预见的将来,俄罗斯也面临同样的危险。   俄新版《军事学说》指出,为保证国家和军事安全,对抗西方在信息以及意识形态领域的进攻渗透,俄将密切跟踪信息和网络技术的发展,采取具体措施,不断完善、升级国家和军事信息基础设施的防御体系和防护能力。   网络战是“混合战争”的主要作战样式   俄罗斯在克里米亚危机、乌克兰东部争端的行动中,军事和非军事行动的界限难以区分,常规和非常规手段综合使用,融合了正规和非正规的作战样式,与传统战争存在着较大区别,这种作战样式被北约军事专家称为“混合战争”。   混合战争中,通过采取具有决定性效果的小规模军事行动,配合使用外交、能源、经济、网络等非军事手段,施加给对方决策层以及民众以切实可感受的物质、信息影响,动摇对方领导层的对抗意志,进而达成战争的政治目的。   在混合战争中,网络攻击可给对方军事和非军事目标造成软硬杀伤,减少己方在军事行动中的阻力。在网络上传播有针对性的信息,可影响国际国内舆论,为政治、军事、外交和经济斗争创造有利条件。   俄在叙利亚打击ISIS的军事行动中,始终牢牢占据道义高地,利用网络大打舆论战,坚持军事行动的正义性,有效影响了国际社会、本国和相关国家的舆论走向,从而获得了国际社会支持,减少了反对声音,网络舆论战有效配合了军事行动。   北约担忧俄罗斯会将混合战争用于周边的北约成员国,尤其是处在与俄对抗前沿的波罗的海国家。拉脱维亚国防部长维约尼斯认为,混合战争的第一阶段是信息战、宣传和网络攻击。2007年,爱沙尼亚政府机构和银行遭受大规模网络攻击,俄罗斯被指控发动了此次网络攻击。近年来,北约在波罗的海地区举行的大规模演习中,都将“防御网络攻击”作为演练课目,北约还在爱沙尼亚设立了一个网络战指挥中心。   俄与美国、北约之间,在可预见的将来爆发常规战争和核战争的可能性极小,双方也都无此意愿。但俄进行混合战争,可在军事解决与政治磋商之间进退自如,更好地把握与美国和北约“斗而不破”的分寸,同时,这也使得北约的集体防御机制没有着力点。   俄近年来积累了丰富的网络战经验   如同其他作战样式一样,网络战也包括进攻和防御两个方面。俄罗斯面临着严峻的网络安全形势,事实上,几乎所有信息网络发达国家的处境都是一样的,而且,随着社会发展和科技进步,网络安全形势还在急剧恶化。   据俄联邦安全局统计,自2005年以来,俄国家机关网站每年都会遭到近100万次网络攻击,总统、国家杜马、强力机构、银行等网站是攻击重点。   早在20世纪90年代初,俄就设立了专门负责网络信息安全的信息安全委员会。1995年,信息安全被纳入俄国家安全管理范畴,俄罗斯还颁布了《俄联邦信息、信息化和信息网络保护法》。2002年,信息安全委员会通过了《俄联邦信息安全学说》,提出了保障信息安全的指导原则。   2011年,俄罗斯倡议制定规范网络空间行为的国际公约��《保障国际信息安全》,其中,明确了网络安全威胁及其防范原则,提议禁止利用网络和通信技术干涉别国内政。该倡议与美国网络战略存在较大分歧,因此受到美国抵制。   次年,俄武装力量总参谋长马卡罗夫表示,网络战争的概念在发展,俄须对此进行评估,以应对西方军事强国在网络领域带来的威胁和挑战,为网络战做准备。俄军将重点放在了发展网络攻防能力、建设网络作战力量、具备网络威慑能力、研究网络战战法等。   2013年,俄军组建网络安全部队,一年后成立网络战司令部。在多场局部战争和武装冲突中,俄军积累了丰富的网络实战经验,具备较强的网络侦察与反侦察、网络渗透与反渗透、网络心理攻击和网络破击能力,拥有逻辑炸弹等先进的网络战武器。   网络战是体系作战,需要社会相关部门的参与和协作,网络战司令部和网络作战部队更多是起到领导、引导、动员和组织作用。俄罗斯拥有大量的黑客、软件精英和许多著名的高技术公司,一旦需要,可迅速动员起一支网络大军,打一场网络空间上的“人民战争”,其威力在多场局部战争和武装冲突中已经充分展示。   相比陆、海、空、天、电等战场空间,受益于日益普及的全球信息网络,网络战的技战术和进入“门槛”几乎是最低的,且在技术上具有鲜明的“后发”特征,短期内有可能在某一领域取得突破,形成“不对称”优势。   俄军顺应战争形态和军事科技发展趋势,大力加强以网络战为核心的信息战能力建设,在参与周边局部战争和武装冲突时,将网络战作为传统作战样式的补充、加强甚至是替代,战场上的硝烟虽然减少了,但作战效能却提高了,且更有利于缩短战争进程和促进冲突的政治解决。(李大鹏 作者单位:海军工程大学)

推荐阅读:好看的电视剧 http://www.10101.cc


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新闻搜索源于互联网新闻网站和频道,系自动分类排列,本站不刊登或转载任何完整的新闻内容